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环亚娱乐ag|首页 >> 固安人物

固安晋朝名人轶事

发布日期:2016年04月05日    浏览次数:482

晋朝人物综述

自张华进入选举,位在显要。其子孙多有卓着者。

张袆,张华之子,散骑常侍。

张韪,张华之子,散骑侍郎。

张袆,字彦仲,范阳方城(今固安县)人。张华长子。好学,谦敬,有父遗风。官至散骑常侍,与父同时遇害。《晋书》有载。

张舆,字公安,范阳方城(今固安县)人。张华之孙。袭华爵位,辟为丞相掾,太子舍人。《晋书》有载。

张袆,张华之子,散骑常侍。

张韪,张华之子,散骑侍郎。

张舆,张袆之子,丞相掾、太子舍人。

宰相、壮武郡公张华

张华(232—300),字茂先,渔阳郡守张平之子,范阳郡方城县人(公元226年改涿郡为范阳郡)。西晋大臣,精通天文,熟悉军政,着名文学家,博物学家。

张华幼年丧父,对母至孝。父丧之后家境贫寒,牧羊为生。同郡卢钦对其甚为器重。同乡刘放以张华为奇才,将女儿许配为妻。张华学业优良,博览群书,图纬方技之书莫不详览。行为谨慎,遵守礼度,勇于赴义,笃于周急,器识弘旷。未出名时着《鹪鹩赋》,文中有云:“鹪鹩小鸟也,生于蒿莱之间,长于藩篱之下。翔集寻常之内,而生生之理足矣。”“何造化之多端兮,播群形于万类。惟鹪鹩之微禽兮,亦摄生而受气。有翩翾之陋体兮,无元黄以自贵。”咏鹪鹩以自喻而陈其志。陈留阮籍见后赞叹说:“王佐之才也!”根据当时的推荐选举制度,郡守鲜于嗣推荐为太常博士。

卢钦将其推荐给晋文帝,封为佐着作郎,迁为长史兼中书令郎。武帝拜为黄门侍御,封关内侯。张华博闻强记,四海之事如握掌中。时人比之战国时郑国子产。数年拜中书令,加散骑常侍。武帝欲谋划伐吴之事,群臣多以为不可,只有张华、羊祜、杜预与武帝密合,而张华力排众议,大胆献策,极力劝武帝定灭吴之计。即将发兵,以张华为度支尚书,乃量计运漕,决定庙算。在进兵暂无大胜之际,贾充等奏请武帝诛张华以谢天下。武帝说,这是我的意见,张华不过与我的意见相同而已,张华何罪之有?众大臣皆以为不可轻进,张华独认为应该大举进攻,必胜无疑。结果大获全胜。三国统一后,张华典掌军事,诸方算定,决胜有谋。以灭吴之功晋爵广武县侯。编写《晋书》及朝廷仪礼宪章均属张华所管,对朝廷仪礼宪章多有修订。诏诰檄文皆所草定。出为持节,都督幽州诸军事,领获乌桓校尉、安北将军,抚纳新旧,戎夏怀之。东夷马韩新弥诸国遣使朝献。士马强盛,四境无虞。有力地加强了对东北地区的统治。张华有两首诗是专门记述征战的。《命将出征歌》:“重华隆帝道,戎蛮或不宾,徐夷兴有周,鬼方亦违殷。今在盛明世,寇虐动四垠。豺狼染牙爪,群生号穹旻。元帅统方夏,出车抚凉秦。众贞必以律,臧否实在人。威信加殊类,疏狄思自亲。单醪岂有味,挟纩感至仁。武功尚止戈,七德美安民。远迹由斯举,永世无风尘。”《劳还师歌》:“猃狁背天德,构乱扰邦畿。戎车震朔野,群帅赞皇威。将士齐心旅,感义忘其私。积势如鞹弩,赴节如发机。嚣声动山谷,金光曜素晖。挥戈陵劲敌,武步蹈横尸。鲸鲵皆授首,北土永清夷。昔往冒隆暑,今来白雪霏。征夫信勤瘁,自古咏采薇。收荣于舍爵,燕喜在凯归。”

惠帝时,历任侍中、中书监、司空,任太子少傅。儒雅有筹略,为众所依,惠帝与太后欲委以朝政,拜右光禄大夫,开府仪同三司,金章紫绶。司空本是工部尚书,但张华所辖政务远不只工部,而是行使着御史大夫之职权。开府仪同三司,是一种官名,始于东汉。原意指非三公而给予同等待遇。魏晋以后,将军之开府置官属者称开府仪同三司。三公者,执掌国家权力最重的三个人。周代三公有两说。一说,司马、司徒、司空,为三公;一说,太师、太傅、太保,为三公。西汉时以丞相(大司徒)、太尉(大司马)、御史大夫(大司空)合称三公。东汉时以太尉、司徒、司空合称三公,又称三司。乃是共同负责军政的最高长官。魏晋以后,以中书监、中书令、侍中、尚书令、仆射以及重要将军等官为宰相,无定员亦无定名。如果说魏文帝曹丕时刘放任中书监仅仅是执掌机要的最高长官,那么到了张华任侍中、中书监、司空时,实际上就是宰相。张华为壮武郡公,这是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中的最高爵位。无论从哪个角度说,张华都是执掌最高权力的人物之一。张华尽忠匡辅,当暗主虐后之朝,弥缝补缺,力主和洽,海内宴然,张华之力也。久之论前后忠勋,进封壮武郡公。

其《游侠篇》和《壮士篇》真实表达了张华的志向和向往。《游侠篇》:“翩翩四公子,浊世称贤名。龙虎相交争,七国并抗衡。食客三千余,门下多豪英。游说朝夕至,辩士自纵横。孟尝东出关,济身由鸡鸣。信陵西反魏,秦人不窥兵。赵胜南诅楚,乃与毛遂行。黄歇北适秦,太子还入荆。美哉游侠士,何以尚四卿。我则异于是,好古师老彭。”《壮士篇》:“天地相震荡,回薄不知穷。人物禀常格,有始必有终。年时俯仰过,功名宜速崇。壮士怀愤激,安能守虚冲。乘我大宛马,抚我繁弱弓。长剑横九野,高冠拂玄穹。慷慨成素霓,啸吒起清风。震响骇八荒,奋威曜四戎。濯鳞沧海畔,驰骋大漠中。独步圣明世,四海称英雄。”

后在八王之乱中,竟被赵王司马伦和孙秀所杀。时年69岁。朝野莫不悲痛。陆机兄弟为其作诔,又作《咏德赋》以悼之。遇难之际,家无余财,唯有文史书籍充溢其间。珍惜人才,荐举不疲。雅爱书籍,以博洽着称。诗赋俱佳,词藻富丽,但有后人评为“儿女情多,风云气少”,有的作品也间接表现出对政治的忧虑和感慨。其《励志诗》亦深含哲理:“太仪斡运,天徊地游。四气鳞次,寒暑环周。星火既夕,忽焉素秋。凉风振落,熠熠宵流。”原有文集,已散佚,后人辑为《张司空集》,另着有《博物志》10卷和《异物志》、《列异传》、《禽经注》、《乾象录》等。张华博物洽闻天下,奇秘之书多有搜集,并有奇书问世。乡贤祠崇祀之。

孙秀杀人众多。石崇亦为其所杀。石崇,南皮人,初为修武令,累迁至侍中,永熙元年(290)出为荆州刺史,以劫掠客商至财富无数。八王之乱,他与齐王炯结党,被赵王伦和孙秀所杀。

贾后(256—300),晋惠帝皇后,晋初大臣贾充之女。惠帝即位初,太后父杨骏专权,她使楚王司马玮杀杨骏。汝南王司马亮辅政。她又假托诏命使司马玮杀司马亮。再用“擅杀”的罪名杀司马玮。从此擅政10年。后被赵王司马伦所杀。

后人曹树殷有诗赞张华:

词赋声名迈九州,平吴筹策冠同侯,同心羊杜人何在,遗憾孙张难未休,振古高才齐北海,一时奇祸到清流,文章报国原无忝,异代褒荣孰与俦!

附:

张华的传说

一、倒背如流

张华幼年家境贫寒,没有机会上学,每天赶着一帮羊到浑河边去放牧。

张华爱书如命,把岸的都找来读了。他出奇的明,看那是一目十行,目成。不光把孔子、孟子的都看了,也把先秦子百家的书读完了,后又找图纬方技之这类书也是一看就通,目不忘。

张华十五六的那一年,朝廷回探家。听说张华乃少年才子,特地边来访他。堤坡上一群羊正在吃草,河堤的大柳上坐着一位少年,拿着一本在看。

“看的什么书啊?”轻轻发问

有人说话张华从上爬下,把,原是一本《易》。

“看过这书吗?”递给张华一本

张华一看是《商君》,从头翻到尾,还给刘放。有伸手去接,:“这书给你了。”

张华一听书给了他,一手把书扔进了河里。

放不高了:“你怎么扔了?”张华说:“住了就不用再看了,存之江河,有何不可?”

放一听这么大口:“住什了?”

张华口就背诵这第一句始往下背,只字不差。

放心想,他是不是提前下苦功,背的书啊:“念论语?”“念。”“我一句,接下会吗?”“我倒着背。”

“子曰:‘时习之。”对张华扔书仍不意,不假思索就这么一句。

张华说:“乎亦不。”他把“不亦乎”倒过来了。

“子曰:‘以吾一日乎尔。”

“也以吾毋。”

“吾恐季,不在臾。”

“而在萧墙也。”张华开应对,“倒着背是这样——

张华刚要往下倒着背,刘放不他往下念了,他对张华真是刮目相看,打心眼里喜,于是把自己的女儿许了他。

二、赋惊阮籍

张华终日放羊看书,看得累了,就在绿柳之间观赏飞翔跳跃的鸟儿,听它们婉转悠扬的鸣叫。他特别喜欢小巧玲珑的鹪鹩,那赤褐色的羽毛,黑褐色的斑点,花里胡哨的样子加上轻巧的动作,看了就心里痛快。有一天,他灵感大发,作了一篇《鹪鹩赋》。

他把赋让带给了阮籍。阮籍是竹林七之一,文章音乐驰名天下,尤其善于五言,文思特,又善于酒,性情旷达,才高志大。张华慕名才送文章他,但不知人家理不理自己这个无名少年。

知阮籍篇《鹪鹩赋》,又又喜,连连称赞说真不愧王佐之才也!一连诵读五遍过瘾即斟上酒,连饮三杯,高。朗了一致愈高,又把康、山、向秀、伶、阮咸、王戎都找,七开怀畅饮着《鹪鹩赋》放声诵读:“鹪鹩也,生于蒿于藩之下,翔集常之,而生生之理足矣……

阮籍和竹林七贤真诚赞赏张华,使张华的名声传得四海皆知,不久就被朝廷召去,了佐着作

三、用水烧火

张华辅佐晋武帝司掉了东吴一了全,被封广武侯,出任幽州都督,统领。有一次,张华带领军队远征,走沙漠地木,有花草,有庄稼,纯属一片不毛之地。天正午,三军将士又又渴,以前张华命三停下休息,派人四去找柴草,就地埋了一会儿,派出去的卒一个个空手而回,眼看柴草成了大事。张华灵机一纵马才遇到的一黑水潭去。原军时张华见到一黑水潭,当时潭非同一般,因行路匆匆得及看。此刻,走到潭,但潭水如漆似墨,水面漂浮着少量的沙,水面之上,有一股淡淡的雾气,如同里散的油张华命人出一点黑水,把黑水往里一,用火引着,火苗子呼呼的,比什柴火都好。三军将齐声欢呼,以是神人相助。张华却把黑水入了他的《博物志》,后人受到示,于找到了用来烧火的黑水,就是今天的石油。

四、拒吃龙肉

张华机是至交。机是江左文的第一代表人物,着名的文家,倜傥风流的才子。机和张华互相敬重,交往十分密切。

有一天,请张华到家里赴宴。张华到了之后,但高朋座。原来陆了不少文人士,特陪伴张华:“今天不仅请多朋友聚一堂,还专门吃的腌鱼。”

酒宴好,就要席,张华一看腌鱼色,:“肉可不能吃!”

机和人不解地:“是何故?”

张华说:“此乃肉,可食之?”

人一听直摇头这怎么能相信呢?张华说:“取苦酒,把肉放在酒里冲洗,大家自明白。”

苦酒,把肉放在里一洗,那肉上立时闪出了、赤、、白、黑五光彩,照耀得屋一片煌。大家一喝彩。机把厨师当众问道:“这腌鱼哪儿来的?”厨师说:“后花里存放一堆干茅草,那天要取茅草,在茅草底下到一条鱼,就把做成了腌鱼。”

听了厨师的述人才知道事果然有点来历,于是把肉放在香案上,供了起

五、龙剑入水

张华文才武略名于天下,却愁有一件得心手的兵器。有一天夜张华独自一人仰天象,俯察地脉,忽然发现遥远的四川丰城出了道奇的光彩,这让张华大喜望。于是他把雷焕传来,如此般交代了一番。张华派雷到丰城担任令,去行一秘密任。雷到了丰城,在一间监狱的屋子下边挖出了宝剑。雷自己留下了一把,另一把送张华张华说:“年朝廷武失火,毁了不少器利刃,高祖的,王莽的头颅,孔人的鞋子,都化为。熊熊大火之中,却有宝剑飞腾而去,就是如今到的这两口,一名泉,一名太阿。是一雌雄宝剑双龙,乃是性十足的神物。不过这剑却不宜分作两处,如果分我都不能久生存。”雷听了半信半疑,是把宝剑分作两处,太阿留自己,泉交给张华

张华死后,不翼而,不知去向。雷死后,太阿剑传到其子雷手里。有一天,雷太阿延平津,太阿忽然间飞跃而出,直落水中。正要下水去打,却太阿成了一条龙即又有一条龙过来两条龙一般大小,丈,身上有花纹绚丽,光彩飞扬,二龙摇头摆尾,齐头齐尾游走了。

华见此情景,想起了父生前讲过龙剑来历张华言,由衷赞叹说:“张华乃神人也!”

上一主题: 固安唐朝名人综述

下一主题: 没有了